欢迎访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

新疆小麦收储制度改革迈出实质性步伐引领粮食产业迈向高质量发展

2019/07/05  文章来源: 新疆日报

□数据来源/自治区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制图/新疆日报视觉中心窦宇

□本报记者/石鑫 白之羽

七月的新疆大地,充满热情,也饱含幸福。南疆的冬小麦已经采收完毕开始收购,北疆的满地麦浪则在暖阳中迎来开镰。农民们洒下几个月辛勤汗水,如今到了收获的时节。

新疆的夏粮收储关系区内130多万种粮农户利益,更关乎粮食安全大局。自2018年自治区小麦收储制度改革以来,种粮农户自身发生了哪些变化?多元主体入市为夏粮收储带来什么影响?

7月4日,自治区召开小麦收储制度改革暨2019年夏粮收购工作新闻发布会,自治区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有关工作人员就自治区小麦收储制度改革成果和2019年夏粮收购工作有关政策情况回答了社会关切。

优质优价促增收

农民腰杆子硬气了

7月4日,奇台县西北湾镇柳树河子村广袤的麦田里,村民朱家背着手四处穿梭查看。小麦开镰在即,他联系的4台收割机明天就到,先割哪块地,他心里得有个谱。

朱家是当地有名的种粮大户,今年共种了3420亩小麦。

“现在种小麦跟过去不是一回事了,农民的腰杆子硬气了。”种植经验丰富的朱家谈到粮食生产,感触颇多。

“过去粮食由国家统一收购,小麦丰收后我们要排队交粮。现在,加工企业、收储企业主动上门来收粮,卖多少钱市场说了算,而且优质优价。”朱家高兴地说,他去年种植的新冬22号小麦最高收购价达每公斤2.68元,而且供不应求。

我区越来越多的种粮农户正像朱家一样享受到自治区小麦收储制度改革带来的红利。

2018年,新疆小麦收储停止了2004年以来以刺激生产为导向的“政府定价、敞开收购、敞开直补”的小麦收储政策,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新机制。

“通过改革,优质优价得以体现,适销对路的优质小麦价格明显高于普通小麦,激发了广大农户种植优质小麦的积极性,为推进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内生动力。”自治区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厅长级干部刘学明说。

刘学明介绍说,2018年,小麦价格随行就市,普通小麦收购均价达到2.39元,较上年提高了0.03元,优质小麦价格明显提高,种植优质小麦农户收益明显提高。

朱家说,他去年种粮纯收入达到150万元,今年小麦产量高质量好行情也看涨,尤其新冬22号小麦起步收购价就比去年高出0.1元,收益肯定要比去年还好。

激活市场要素

多元主体同台竞争

当前,我区夏粮收购已由南至北陆续展开。过去夏粮收购,常常只有国有粮食企业唱“独角戏”。小麦收储制度改革后,消除了政策壁垒,国有粮食企业、民营企业、粮食经纪人、面粉加工企业都参与到小麦收购环节,粮食收购正呈现出多元市场主体同台竞争格局。

“过去我们吃政策饭,现在多元主体入市收购小麦,我们必须立足自身优势适应市场,否则会被淘汰。”昌粮集团奇台粮油有限责任公司经理刘奇说。

新疆天山面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今年计划在全疆收购小麦16万吨。总经理樊健说,去年企业因自身仓容量等原因,参与程度不高,今年早早就扩建了仓储并备足了资金,只等开秤收购。

“对加工企业来说,改革后我们减少了采购环节,降低了企业成本,并能从源头上把控质量。将来,我们还要发展订单农业,让农民按照我们的质量标准体系生产我们需要的小麦品种。这样产品质量会提升,企业的效益也会得到提升。”樊健认为,改革最大的好处是推动形成“优质优价”和小麦产业的长期良性发展。去年以来,市场上优质小麦和普通小麦的价格已经泾渭分明,这将引导农民主动迈向高质量种植。

“改革激活了市场要素,激发了企业潜力,活跃了粮食市场,促进了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刘学明说。

好政策才有好效果。通过改革,我区各类市场主体为农服务意识明显增强,压级压价和“排长队”“过夜粮”“打白条”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售粮农民投诉数量大幅下降、满意度明显提升。

用好改革红利

助推高质量发展

今年夏粮增产已成定局。夏粮收购政策继续按照2018年的小麦收储制度改革方案进行,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

“今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每公斤小麦的收购价比往年高出3分钱,和田地区保持稳步上涨态势,阿克苏地区小麦收购价格总体平稳,喀什地区小麦收购价也呈现上涨态势,像莎车县6月15日开秤收购时,三等小麦收购价是2.34元每公斤,6月19日又上调了2分钱。”刘学明介绍。

他表示,自治区小麦收储制度改革取得了农民高兴、政府满意、多元主体积极参与的良好局面,得益于坚持了粮食供需紧平衡战略,创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在推进改革中,我区既尊重市场在价格形成和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积极发挥政府在政策制定、市场调控、价格监测、供求市场分析、产销合作,确保改革平稳有序推进等方面的能动作用。

“通过强化责任落实、压紧压实地县两级政府的改革主体责任,为全面打好这场硬仗提供了有力保障。”刘学明介绍说,下一步,自治区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将建立优质优价的粮食生产、分类收储和市场交易机制,促进粮食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今年,一个令人惊喜的变化就是,全疆小麦生产环节已经开始由追求“量”向追求“质”转变。南疆地区立足产销平衡,重点发展高产小麦品种。北疆重点保障区域内以及疆内主要销区粮食安全,调减普通小麦种植面积,大力发展强筋、富硒、有机小麦,打造绿色、优质、特色小麦发展示范区,提高小麦品质和效益。

刘学明表示,有关部门将进一步用好改革红利,盘活粮食风险基金,安排专项资金支持粮食产业经济发展,支持馕产业发展,抓好“粮头食尾”和“农头工尾”。探索规范粮食经纪人的收购行为,建立征信体系,加强行业自律,更好地发挥其在搞活市场流通中的积极作用。

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随着夏粮收储制度改革不断推向深入,我区粮食产业必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高潮。

上一条:薰衣草铺就乡村振兴路
下一条:种粮农民得实惠 企业潜力被激发 粮食市场更活跃我区小麦收储制度改革实现多赢